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攀枝花苏铁日记网

吴征镒1961年10月将之误定为篦齿苏铁

发布:admin04-20分类: 攀枝花苏铁小秘诀

  原产四川的攀枝花市、宁南县、德昌县、盐源县米易县及云南的禄劝县、元谋县和华坪县等地,即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流域及支流,海拔1100-1700米。苏铁群落发育在母质为石灰岩、砂页岩的山地碳酸盐红褐土和山地黄红壤上。前者见于海拔15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带,土壤剖面呈微酸性至中性(偶有碱性)反应,残存有游离碳酸钙,有的形成石灰结核,有机质及全氮含量低,盐基代换量高(周立江和管中天1985)。后者见于中山地带,土层较厚,质地中壤至重壤,有机质及全氮含量与前者接近。两类土壤自然肥力均较差。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如:开荒、采挖、食用等),现主要集中分布于攀枝花市西区,云南普渡河沿岸也有少量分布。

  小孢子叶为合轴生。但是,容易观察到植株开花的位置。其维管束少而明显。但被鉴定为“云南苏铁”(即暹罗苏铁)并载入《金沙江干热河谷荒山造林集刊》。但在茎表面有残存叶基和开花痕,鳞叶基也为菱形,树干维管束内部是富含淀粉的髓心,比营养叶基小,雄株花痕有时不明显,因而只在茎干上部的剖面才易看到。雌株树干没有这种残存在髓部的维管束,苏铁雌雄植株在开花的位置因孢子叶基和部分鳞叶基下陷而留下花痕,

  1980年在国内首次开始苏铁人工授粉结实试验并获得成功。1981年正式定名攀枝花苏铁,之后其他地区植物学家陆续采集到攀枝花苏铁的标本。1983年原渡口市人民政府批准建立了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1981-1983年间,由于广泛宣传,使得攀枝花苏铁名声大振,同时也引发大量盗挖贩运苏铁的行为。此外,攀钢石灰石矿开采作业毁坏了攀枝花苏铁林约20hm2。现存林分是苏铁保护区建立后,迅速恢复发展起来的苏铁林。

  采购公告标题: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展示橱窗单一采购项目采购项目名称: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展示橱窗单一采购项目预审公告:无采购方式:单一来源采购招标编号:攀机管采2010061行政区划:攀枝花采购包个数:1个采购人:

  1978年,刚从昆明林学院毕业回单位工作的杨思源对该苏铁林作了野外调查,采集了大量苏铁标本,并自费带标本到昆明图书馆查对数据,发现攀枝花地区的苏铁与众不同,是一个“新种”,取名为“金江苏铁”,并与周林联名撰写了论文附上标本邮寄北京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鉴定。在这期间,正在湖南省考察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学家付立国研究员、程树志先生闻讯赶到攀枝花考察研究,确认是两个新种(即攀枝花苏铁和巴关河苏铁),又觉得用“金江苏铁”命名范围太广,建议杨思源起一个确切的名字,市科委肖万春给取名叫“攀枝花苏铁”。

  更进一步讲,少数干部之所以做起了“水葫芦”式干部,主要还是干事创业的实干劲头缺失,工作作风不严不实。有的干部急功近利,认为沉下身子抓工作既耗时耗力又见效慢,不如浮在上面造材料“盆景”来得快,眼睛向上不向下;有的干部懒政怠政,认为只要不干事、少干事,就会不出事、不惹事,不愿意沉到底抓落实,事业观存在偏差,缺乏稳打稳扎干实事的耐性和韧劲,等等,这些问题的实质还是官僚主义。

  早在1951年5月28日,植物学家在昆明植物园就采到攀枝花苏铁栽培植株的标本(未知采集人7471,无花果,PE),但当时被定名为暹罗苏铁(Cycas siamensis Miq.),后又被郑万钧和付立国于1961年10月31日误定为篦齿苏铁(C. pectinata)。1956年8月9日,云南大学森林系蒋相芝在云南昆明北仓坡八号采集到攀枝花苏铁标本(PE),当时被误定为暹罗苏铁。邱炳云54787(PE)、57816两号标本分别于1957年7月25日与1958年12月28日采自昆明植物园,吴征镒1961年10月将之误定为篦齿苏铁。据陈家瑞先生的研究,攀枝花苏铁甚至有更早的采集记录。

  小乔木,雌雄异株。茎干圆柱形,顶端被黄褐色绒毛层,成年植株0.2-3.2 m高,径15-20(-45)cm。树干基部常萌生无性系小株,多丛生状,少数植株还可以从树干中部或顶部萌生无性系芽,这些无性系小株具有潜在的独立存活能力,但在自然情况下一般不与母树分离,不具备扩散种群的能力,只起到类似灌木枝条的作用。叶二型,一为表面被褐色绒毛的鳞状叶,一为大型一回羽状的营养叶,鳞状叶和营养叶轮状交替出现,数量上鳞状叶数倍于营养叶。营养叶大型,一回羽状,成棕榈状集生于树干顶端,长70-140cm,宽20-35 cm,羽状裂片通常70-105对,条形,革质,长10-23cm,宽5-7mm,先端渐尖,上部渐窄,基部楔形,两侧对称,背面有毛,中脉较表面隆起,干后边缘微卷。雄球花一枚,生于茎的顶部,纺锤状圆柱形或长椭圆状圆柱形,长35-50cm,径10-18cm,梗长4-6cm,由多数小孢子叶螺旋状紧密排列在一中轴上组成。小孢子叶长4-6cm,宽1.8-2.8cm,顶部两侧圆或三角状,先端有凸起的窄三角状短尖头,上面无毛,黄棕色,具光泽,干后有皱纹,露出部分通常无横脊,或具一明显的条状横脊,宽1.3mm,色较深,亮红褐色,干后不皱,脊距顶部边缘可达1cm,或同一雄球花中的小孢子叶具脊两者兼有,小孢子叶背面密生锈褐色绒毛,小孢子囊2-5个集生。雌球花一枚,顶生,近球形,由90-160片丛生的螺旋状排列的大孢子叶组成。大孢子叶不育顶片掌状,椭圆形或卵状菱形,密被黄褐色至锈褐色绒毛,长7-15cm,近球花中央部分的裂片渐窄长而近外围裂片则较宽短,中上部裂片深裂,每侧15-20枚,下部不分裂,楔形,柄状部分中上部着生1-6枚胚珠,多为4枚或2枚。胚珠扁球形,或近四方形,或三角状矩圆形,光滑无毛,橘黄色,顶端有短尖。种子近球形或倒卵状球形,微扁,径约2.5cm,桔黄色,平滑,有光泽,熟时变红色,有皱褶,易剥落,中种皮骨质,平滑而无棱脊,内种皮膜质,稍厚,胚乳丰富。花期3-5月,种子8-9月成熟。2n=22(杨涤清和朱燮桴1985)。

  攀枝花苏铁隶属于攀枝花苏铁亚属攀枝花苏铁组攀枝花苏铁亚组攀枝花苏铁系。攀枝花苏铁虽然被单列一组,即攀枝花苏铁组(C. sect. panzhihuaenses),但是,其形态特征与Cycas sect. Asiorientales(包括C. revoluta和C. taitungensis)十分相似,区别主要在于种子无毛。

  攀枝花苏铁命名后,付立国等用中文和拉丁文撰写在四川发现新苏铁论文,于1981年在《植物分类学报》上发表,引起国内外有关组织、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世界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公约(CITES)将攀枝花苏铁列入附录II中,并要求加以保护,禁止进出口。攀枝花苏铁早在1985年就被《The World List of Cycads》收录(Haynes 2011)。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将攀枝花苏铁列入了中国第一批《珍贵植物保护名录》中。攀枝花苏铁被管中天编入《四川省种子植物志》。后来一些植物学家的研究发现攀枝花苏铁和巴关河苏铁实际上属一种(管中天1983;陈家瑞和王玉忠1995;王定跃1996)。

  基于DNA序列的分子系统学研究是探讨类群演化关系的常用方法。核DNA ITS是植物系统发育研究中十分常用的分子序列标记,但是在苏铁属中,ITS序列进化比较复杂,有大量假基因的存在(肖龙骞和朱华2009;Xiao et al. 2010),目前还没有依据ITS序列建立的分子系统树。Kyota & Setoguchi(2010)依据叶绿体DNA matK基因序列对苏铁属的代表种类建立了一个初步的系统树,多数分支的支持率比较低,但明确了攀枝花苏铁与苏铁和台东苏铁的近缘关系(图2-3)。这个结果暗指这三个种的共同祖先可能曾经广布于东亚,从横断山向东一直到日本和台湾等地,但由于第四纪地质历史(如喜马拉雅山隆起、青藏高原抬升以及冰川的反复等)的作用而最终分化形成了横断山(攀枝花苏铁)和东亚岛弧(台湾的台东苏铁和日本的苏铁)近缘种的间断分布格局。

  人民网成都4月13日电 在2016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活动期间,攀枝花围绕“转方式调结构”的发展主线和“四区驱动”的新格局,依托现有基础条件和优势资源,谋划包装了72个优势产业重点投资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694亿元。在今(13)日上午举行的“钒钛之都·阳光花城”攀枝花特色产业投资推介会上,攀枝花市委常委、秘书长许健民向与会企业代表重点推介了12个招商引资项目。

  这与雌雄球花发育模式有关,何永华等1995)。记录了苏铁开花和发叶的历史信息(图2-2,可清楚地分辨出雄株以前开花的情况,且维管束极不明显。其维管系统由24-32个分离的维管束组成,树干残存营养叶基呈菱形,大孢子叶基最小,1971年,雌株的花痕一般较明显,杜天理、岑天佑等参加植被调查中采回标本,没有类似年轮的结构;两层髓心维管束之间的距离变异幅度较大!

  攀枝花苏铁被科学描述和正式报道是在1981年,实际上人们认识到攀枝花苏铁的存在应该很久远。在2-30 cm 之间。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所曾平江、蒋林轩等与原渡口市林业指挥部营林处周林在开展金沙江干热河谷荒山造林时发现巴关河西坡有大面积天然苏铁林分布,在成年雄性树干的髓心中有一层层圆顶状的维管束并与雄株的花痕相对应,1976年,后来在毗邻的格里坪后山、宁南、德昌、盐源和云南华坪等县的局部地区相继发现。这种髓心维管束是雄性植株向小孢子叶球输送营养和水分而残留在髓心的。大孢子叶为单轴丛生,由于大孢子叶基会随茎的生长逐渐下陷,并排列成“Ω”形。周林又请中科院专家鉴定,专家认为是一般苏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