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攀枝花苏铁日记网

这里成了一个植物天然生长的伊甸园

发布:admin04-16分类: 攀枝花苏铁病虫防治

  苏铁亦称铁树,最早出现在在距今约2亿8千万年前的地球古生代二迭纪。它历经沧桑,几度盛衰。现存的苏铁类植物,仅一科10属约110种,被誉为植物的“活化石”。1971年,四川省农科所和原攀枝花市飞播林场进行植被调查时,发现了这一片占地300余公顷,共10多万株的苏铁林。它是世界迄今为止发现的纬度最高,面积最大,植株最多,分布最集中的原始苏铁林。经鉴定,确认这是罕见的苏铁新种,定名为“攀枝花苏铁”。国际苏铁专家特纳来此考察后惊叹:“这是中国的财富,也是世界的财富!苏铁是著名的庭园观赏树种,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

  接下来,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将对每块样地中的每株攀枝花苏铁进行密切关注,对外形指标及关键生理指标进行记录测量和跟踪监测,对样地中植被状况等多项数据进行分析研究。“最终通过火烧实验,寻找到一个适合的温控点,间隔时间进行计划烧除。”余志祥说,通过监测、实验,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最终报送国家林业局,批准后就能在保护区内大范围实施火烧干预。

  通过33年的保护,攀枝花苏铁的繁殖、研究取得一定进展,保护区内的攀枝花苏铁达到了38.5万株。每年5月左右,苏铁花开,更是成为攀枝花一道特有的风景。

  然而,近年来,攀枝花苏铁却面临生存威胁。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永琼介绍说,保护区成立于1983年,是全国唯一一个苏铁类植物专类保护区。33年来,保护区实施严格的封闭式保护措施,苏铁在得到保护的同时,其他植物也快速恢复,茁壮生长,覆盖面迅速加大,抢占了苏铁的生存空间,影响了生态平衡。

  ”余志祥说,“24个实验样点中,从开始火烧实验至今的6天里,但没有一株攀枝花苏铁被烧死。受堆积物多少等影响,”所有实验点的反映都正常。有多个火烧实验区域的温度超过了500度,

  在杜绝野外用火的四川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工作人员火“攻”攀枝花苏铁,用“烧”的方式,探寻一条保护之路。实验中,研究珍稀濒危植物保育策略、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地球与环境系的刘虹副教授参与实验,并带来了温度指示牌。“一块铁板上,涂上19种不同的测温液,代表不同的温度,从100度往上至528度不等。”余志祥说,根据观测植株的变化,来确定它所能承受的火烧温度极限。

  监测中,余志祥与他的团队发现,受周边环境影响,近年攀枝花苏铁开花的频率呈下降趋势,结出果实的数量、质量大不如前。

  “在乔木、灌木茂盛的地方,攀枝花苏铁介壳虫病虫害严重,阳光充足、遮挡少的地方,几乎少有。”余志祥说,介壳虫靠吸食攀枝花苏铁的汁液生存,影响植株的生长,时间一长,植株必然死亡。

  火烧干预实验中,攀枝花苏铁并不是唯一实验对象。“保护攀枝花苏铁的同时,不破坏保护区的生态结构。”余志祥说,通过火烧实验,寻找到每种植物耐火的温控点,实施人工火烧干预,达到保护植株的同时,清除堆积物,控制灌木丛的生长,达到维护生态平衡的多赢局面。

  “观测的第6天,火烧后的攀枝花苏铁没有出现死亡的迹象,一切正常。”2月4日上午,四川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高级工程师余志祥在保护区内,仔细查看进行火烧实验的国宝级植物“攀枝花苏铁”,详细记录下相关情况。“保护区内其他植物茁壮生长,已经侵占攀枝花苏铁生长的环境和空间,形成了‘死亡’威胁。”余志祥说,火烧实验,旨在寻找一条有效保护路径,控制生态平衡。

  火烧实验中,保护区内一共做了24个火烧实验样点。虽然攀枝花苏铁耐火,但它的极限是多少,无人知晓。

  攀枝花苏铁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种子植物,曾被地质学家誉为“植物活化石”,与恐龙、大熊猫并称“巴蜀三宝”。

  (酷走智游顾问已上线!欢迎您在微信公号中通过对话来直接查询景点/景区的信息,秒回哦!)

  “攀枝花苏铁正面临四大‘问题’,如果不找到有效解决途径,岌岌可危。”余志祥说,攀枝花苏铁是强阳性植物,生长需要充足的阳光,因为受周边植被遮挡阳光的影响,有些攀枝花苏铁已经出现叶片萎缩,长势变差的情形。

  攀枝花苏铁的生长,还面临着另一种威胁——山火。树下植被、堆积物越来越多,总面积1358.3公顷的保护区却从未清理过,如果发生山火,极有可能给攀枝花苏铁带来毁灭性打击。

  1996年5月1日至5日第4次国际苏铁会议如期在我市召开了,世界上来了许多外国专家,我国除参加第一次全国苏铁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外,还来了许多知名的植物学家,如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傅立国研究员及古苏铁化石专家胡雨帆教授、弗罗里达州立大学杨四林博士后研究员、深圳仙湖植物园陈谭清主任等强大的专家阵营参与并发表了许多论文和2本专著,市委书记秦万祥亲自到会致词,在会上中国邮政还发行了4枚全套的苏铁邮票和纪念封,4枚苏铁邮票反映的是蓖齿苏铁、苏铁、攀枝花苏铁和多歧苏铁4种植物图案,我是后两种苏铁植物(攀枝花苏铁和多歧苏铁)的命名人之一。同时还对代表出售我国卫星发射的相关邮集,在代表参观日,攀钢公司也积极保证会议能正常进行,石灰石矿停止采矿,苏铁分布区下面的攀钢公司巴关河铁渣厂也停止了倒铁渣,代表们沿着新修的弯弯曲曲的游览小道,在苏铁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观赏漫山遍野的攀枝花苏铁,雄花亭亭玉立的姿态和保护区的自然面貌,十分欣慰,盛赞攀枝花苏铁林保护得好。

  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永琼介绍,发现攀枝花苏铁后,1983年建立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成为全国唯一的苏铁类植物专类保护区,1996年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的一草一木不能随意动,这里成了一个植物天然生长的伊甸园。”

  然而,在保护攀枝花苏铁的同时,保护区内的其他乔木、灌木等植物也茁壮生长,遮挡了攀枝花苏铁生长所需的阳光,侵占其生长空间,危及了生态平衡,攀枝花苏铁面临着“死亡”威胁。

  2016年1月30日上午,一项火烧实验在保护区内进行。放火前,攀枝花市西区林业局专业扑火队员、四川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职工全部到位,控制并防止火势蔓延。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